D.M.

我家寮生可能有病

我與我的陰陽寮<2>
*與朋友相約寫的文
cp藥郎x我x酒吞
*這篇酒吞為主

天空剛露出魚肚白,本大爺原本睡的好好的,忽然被某個蠢女人搖醒
「喂 阿吞給老子醒醒」
「幹什麼啊一大清早的,你個蠢女人不要煩本大爺」
說完酒吞翻了個身繼續睡,但搖晃並沒有停止反而更大力
「阿吞…起來 我快死了…」
酒吞一聽馬上驚醒
「妳怎麼了,灰雨妳不要嚇本大爺」
看到酒吞都嚇到叫起妳的名字,妳繼續講了下去
「阿吞 我可能不行了,對不起沒辦法陪你一輩子,沒辦法再一起去逛街喝酒」
「喂妳到底怎麼了,沒有本大爺的允許妳不能離開我」
妳牽起了酒吞的手往下探,溫熱的液體就這樣沾染了整隻手,眼前的紅讓酒吞的眼睛瞪大了,馬上將妳打橫抱起,往奶媽的房間奔去
「撐著點,很快就到了,本大爺不會讓你出事的」
「阿吞 以後少喝點酒,天氣冷就穿衣服,要好好照顧自己…」
疼痛使妳的臉皺在一起,妳虛弱的吐氣,在酒吞懷裡奄奄一息
「快到了撐著點」
酒吞終於跑到了奶媽們的門前,用力的拉開紙門大喊「桃花快來,灰雨快撐不住了」
桃花一聽馬上放下手邊的東西跑到酒吞的面前,緊張的詢問
「小灰怎麼了」
眼睛往下一看,看到了你腹部以下的一遍鮮紅,倒吸了一口氣,接著躺在酒吞懷裡臉色蒼白的妳開口說道「小桃,我怕我是不行了,在這麼下去我恐怕要涼了…」
「小灰妳不要怕,我馬上幫你治療」
「不…來不及了…小桃」
「不要這麼說啊…小灰」
「小桃我現在要很認真的跟你借很重要的東西…我需要你房間的暖寶寶和我之前存在這裡的姨媽巾…」
「…」
「所以妳不是中了埋伏受傷而是特媽的姨媽來?????!」
「對的,呀哈哈哈哈哈哈…」
「小灰就算了,怎麼連酒吞你也跟著她鬧」
「本大爺一開始也被這蠢女人騙,後來知道是怎麼回事,看她這麼想演就隨她了」
「唉…小灰妳以後不可以在這樣嚇我了,暖寶寶跟姨媽巾我等下拿去給你」
「對不起嚇到小桃了,但我真的痛到快回去了qq…」
「東西借到了,那本大爺帶妳回去梳洗,順便清理走廊上的血跡」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剛起床的晴明拉開房間的紙門,看到了走廊上些許的血跡,蔓延到奶媽訪前,聽到從裡面傳出來的聲音,輕笑了一聲
「看來我們寮出了個戲精呢呵呵」
紙門啪噠的打開了,酒吞抱著灰雨從裡面走了出來,兩人一抬頭就看到了站在走廊上的晴明
「師父早安呀~」
「早安寮生記得要把走廊清乾淨呦」
「我和阿吞會負責清乾淨的~」
回到房內酒吞將灰雨放下,自己走到櫃子前拿出灰雨的衣服
「拿去換上,你身上那件給本大爺,我拿去泡水」
「謝謝阿吞~」說完灰雨踮起腳在酒吞臉上吧唧一口
「哼今天這麼主動,可惜現在沒辦法但七天後可有得你受」酒吞勾起唇角笑著說
「得了得了我要先去窩被窩了,痛死老子了」
說完後灰雨鑽進被窩裡,抱著床上的抱枕
「等下泡黑糖水給你 蠢蛋」
「最愛阿吞了~」悶悶的聲音從地上的那坨被窩裡傳來
酒吞拿著髒的睡衣往外走心裡想著「哼有個蠢女人陪伴還不錯,至少不會無聊」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@人造error  @ㄇㄊ

我與我的陰陽寮<1>

日常向 偏乙女如有雷請慎入
巨OOC慎入 渣文筆
跟朋友相約寫的陰陽寮日常
*女主一妻二夫如有雷請慎入
可接受的夥伴我們正文見↓
內文繁體

原本安靜的陰陽寮裡傳來一陣慌亂的腳步聲。
「灰雨姐姐妳在哪裡呀?」山兔邊跑邊喊著,抬頭間看到賣藥郎正緩緩的走過,於是山兔大喊著「藥郎大人您有看到灰雨姐姐嗎?」,賣藥郎聽到呼喊聲抬頭查看,看到了山兔蹬蹬蹬的跑到面前。於是思索了一下便開口說到「今天好像還沒看到她呢」,山兔聽了又繼續說「咦!那灰雨姐姐到底跑到哪裡了,我有好東西要給他的說,啊不如藥郎大人能陪我一起找她嗎?」山兔用他閃亮的眼睛盯著賣藥郎,看著山兔的眼神,賣藥郎開口說到「嗯可以呦,那我先回房間拿東西」「啊哈哈太好了,我跟您一起去~」山兔一蹦一跳的喊著。
兩人走在前往房間的路上,山兔看著賣藥郎忍不住開口問「藥郎大人您今天沒揹櫃子呀?」
「嗯,所以我現在要回去拿呦」
「原來呀~」
兩個人很快的就走到了目的地,賣藥郎唰的打開了紙門走了進去,蹲了下來要將隨身藥櫃揹上,突然發現櫃子比平常還要重上好幾倍,想了想自己昨天也沒放很重的東西進去,於是打開了抽屜,看到了擠在裡面的灰雨,裡面的人兒對著自己大喊「啊被你找到了~」灰雨邊講還邊拋了個媚眼給賣藥郎,而這一幕剛好被路過的酒吞看到了,酒吞走進來大喊「妳這個蠢女人原來在這裡,本大爺找你找了半天了」,而灰雨無視了酒吞繼續對賣藥郎拋媚眼,看著灰雨一連串的舉動賣藥郎輕笑著說「我找到你了」,身後的酒吞氣炸了「你們竟然無視本大爺,還有妳是怎麼鑽進去的!!!」山兔被酒吞的吼聲嚇到立刻跑到了灰雨身邊,灰雨從抽屜了艱難的伸出了手安慰山兔,山兔這時才想起有東西要給灰雨並從口袋裡拿出兩個櫻花餅並說「這是桃花姐姐她們做的,很好吃呦~所以我想拿來跟妳一起吃!」妳笑著摸了山兔的頭一下「謝謝~」此時賣藥郎開口問道「妳怎麼 躲在我的 櫃子裡」妳笑著對他說「我想當藥郎的隨身行李看看嘛~所以就塞進來了」
看著一臉傻笑的少女賣藥郎想起也有一個女孩曾經躲在這個櫃子裡,年幼的孩子奶聲奶氣的對他說:「哥哥真漂亮,等我長大了我在娶你為妻!」想到這裡賣藥郎輕笑出聲,你卡在抽屜看著他開口說「藥郎藥郎我們去溜達唄~」
「好 但我的夫人可把放在我屁股上的手放下嗎」
聽完你默默的把作亂的手放下……
順便抱怨了一聲「大家都不給我摸…」講完你順便從抽屜裡爬出來便跟著藥郎出去溜達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後續
沒出戰的時候酒吞不時把鬼葫蘆放在房間裡,就想看看那個蠢女人會不會像幾天前那樣鑽進去,等了兩三天,果不其然的酒吞看到自家的鬼葫蘆嘴外長了兩條腿,酒吞心想「終於輪到本大爺了」,於是將掛在外面的兩條腿拉了出來,正以為她會對他說她想當他的隨身行李之類的話,沒想到他拉出來的只是已經爛醉的灰雨…
這跟說好的不一樣啊!!!!!
正當他這麼想時,感覺有人正在揉捏他的胸,看到的是滿臉通紅露出猥褻笑容的灰雨,他頓時覺得心灰意冷狠狠的把她甩在遠處的棉被堆裡並大喊「你個酒鬼不要乘機摸本大爺的胸!!!!」

我的天看著自己的渣文筆好羞恥(抹臉
#陰陽師同人 #日常 #陰陽師乙女
@ㄇㄊ  @人造error 換你們了_(:3